父亲的奋进路

时间:2022-11-29 来源:汉江宏远 刘欢 浏览量:146 返回列表

 

四十年前,我的父亲从华东水利学院毕业后来到丹江电厂实习,也未曾想过自己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待上四十年。

1982年7月,父亲不满二十岁,孑然一身来到了丹江口。起初的几年,父亲非常不适应在他乡生活,首当其冲就是吃食。江南人不喜辣,且习惯吃米。按照父亲的说法,他从小到大就没碰过面食。父亲便自己在宿舍里就着电炉捯饬三餐,朋友也很少,过着宿舍、厂房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,直到跟母亲组建小家庭。那时的家中一穷二白,用木头打的柜子都是一点点攒钱刷上的漆。年轻时候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,父亲在电厂埋头干了十年,勤奋肯干的他从技术员做到了专职工程师,家里也分到了大一点的房子,虽算不上富裕,确是越过越好。伟大的时代,总能让奋斗结出幸福的果实。

父亲大学时读的是水利专业,却跟电力打了三十年的交道。那时没有网课,各种资源匮乏,父亲就花了两年多时间自学了二十多门电力系统专业知识,1998年成功主导完成了徐家沟开关站重建项目,完善了供电网络系统,加强了供电的安全性、可靠性。初露头角的他,又主导新建了五万吨水厂,完善集团自供水系统,让自来水不再浑浊,达到了行业标准。还有苏家沟变电站增容改造、集团自供区线路改造,还新建了陈家港变电站、右岸施工区变电站,一系列的民生工程让水电真正的造福了一方人民。父亲的那些年为了拉线路也是走遍了丹江口,早出晚归不说,高度近视的他,跌倒、脚被钉子扎也是常事。母亲总是看着破掉的裤子、鞋子又气又心疼。他还爱炫耀,丹江城里城外的街街巷巷沟沟壑壑,哪里有线路,都在他脑子里刻着呢!父亲说,他这辈子,也算是干了几件事的人。

父亲总是说,搞技术的,一定要多学多看新产品新技术,更新自己掌握的知识,不能坐在功劳簿上吃老本。几乎每年,父亲都会抽空去看一次电器博览会,一逛就是一整天,带回来感兴趣的产品目录回家继续研究。父亲热爱学习,除了自学一系列电力专业知识,2001年时为了自考研究生能通过英语考试,父亲拿起了从未接触过的英语书。那以后的每天清晨5点起、午饭后的一小时,是他铁打不动的背英语时间。父亲就抱着书听着单放里的磁带教学,盲人摸象般的一点一滴记。几个月下来,硬生生背完了一整本英语书,顺利通过了考试。我的父亲,逢山开路,遇河架桥,没有完不成的任务。

我曾经问父亲最难忘的工作经历是哪次。父亲说是2008年的郴州。我还记得那年临近过年,家中正热火朝天做着年前的各种准备,可是湖南却发生了罕见冰灾,连续数十日的极寒天气导致交通瘫痪、通信中断、电力失灵。大年二十七,父亲突然奉命抢修电路,夜里出发,几乎什么都没带。我跟母亲也再没了过年的兴致,每天守在电视前看抢险的报道。终于在第四天接到了父亲报平安的电话,父亲激动地说线路已经基本抢通了,能送上电了!没等我们多问几句就匆匆挂断。父亲从未向我描述过抢险现场到底有多难多苦,在学校教室睡觉有多冷。可是等他回来时又是破烂一身,黑色袄子被划出长长的口子,深蓝色的牛仔裤被染上了一道道草绿色,一身衣裳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2012年,父亲接受扶贫任务被委派至广西河池市水利局。两年的时间,父亲又跑遍了各个县市大大小小的水电站。那时的高速还未健全,山路崎岖,几十公里的路可能就要走上大半天,雨季的落石、泥石流更是常事。父亲经常下一次乡就是一个星期,奔波在河池域内的各个角落。除了管理水电站,父亲不下乡的时候还在忙不迭地学习关于土地石漠化的知识,他说想着眼前的土地可能会变成石头,实在太让人心疼。他去广西时带的一箱书,回来时已是装不下了。我劝过父亲别那么辛苦,再过个几年,可能这里都没人会记得他。父亲只是摆手说,这都不重要。

2022年9月,父亲正式退休,结束了四十年又两个月的职业生涯。离开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地方,父亲难免会有些落寞跟不舍。不过当他知道小侄儿大学被录取到电气专业时高兴的鼓掌连声叫好,激动的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。

四十年太久,我的只言片语难以诠释。四十年又太短,转眼间,父亲这一代人就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好在他的徒弟们、孩子们已经接过接力棒,昂首迈进新征程,奋进建功新时代,继续将最美的青春献给伟大的祖国。

袁隆平说,人就像种子,要做一粒好种子。我的父亲,热爱着他的事业,竭尽心力地完成每一份工作,再难破的土,都没能阻挡父亲前进的路。

我的父亲是一粒好种子。